[ 设为首页 ] [ 加入收藏 ]
当前位置: 德城新闻网 > 风云人物 >

马振华: 民族利益大如天

日期:2020-09-13 15:27 来源:德城新闻网 作者:

马振华烈士(绘图)

枪响了。

日本鬼子来了。

小鬼子占领了平津,眼看打到沧州了。

600万冀鲁边区民众发出怒吼:扯起大旗,拿起刀枪,跟小鬼子拼呀!

鬲津河北岸。

时任冀鲁边区工委组织委员马振华宵衣旰食,奔波于盐山、南皮、宁津等县组织抗日力量。 7月15日,马振华、邢仁甫(后叛变)、傅炳翰、周砚波等人,在盐山县旧县镇组织了千人集会,宣告“华北民众抗日救国会”“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”成立,推选开明人士周砚波为救国会会长,邢仁甫为救国军军事委员长(后改为司令),很快在鬲津河两岸组织起了13支队伍1500人的抗日武装。

范普权将军说:“发起救国会,组建救国军,马振华是主要组织者,实际工作是他做。那时马振华很坚决,工作很紧张,为了干工作,三过家门而不入。 ”然而,这位开辟冀鲁边区抗日根据地、组建“华北民众抗日救国会”“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”的主要领导人,却既不是会长,也不是司令,只担任了抗日救国军政治部主任。

人有理想胸怀大。

1905年,马振华出生在盐山县旧县镇后韩沙洲村一个佃户家庭,父亲忍饥受冻供他读书,他高小毕业后在本村办起贫民小学。这期间,他组织民众向地主抗租、抗税,深受贫苦农民拥护。 1932年,由刘格平介绍入党后,他把自己的命运与救国救穷人出苦海连在了一起。独生子马振华离别双目失明的父亲、含辛茹苦的妻子、幼年待育的儿女,走村入户宣传共产党的主张,发动民众,发展党员,组建起一个个农村党支部,为后来建立冀鲁边区抗日根据地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日寇的铁蹄踏破了祖国山河。1937年8月,中国共产党向全国人民提出了《抗日救国十大纲领》,动员一切力量团结抗日,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。马振华心中有大目标:国难当头,民族危亡,抗日唯大。谁主张坚决抗日,又有民众威望,能够团结更多的人参加抗日救国,就由谁在“双救”里领头。在民族大义面前,讲不得个人得失。

周砚波,出身书香家庭。 1925年从北京回到盐山县李连家村,卖地办起了县立第三高等小学,担任校长。马振华、贾震、王猛等一批著名共产党员,都先后在“三高”读书。“九一八”“七七事变”发生,周砚波在课堂上,经常给学生宣讲“国耻”,带领师生举行游行示威活动,支持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。周砚波在当地士绅阶层和民众中有较高威望,吸收他加入抗日“双救”有利于团结抗日。于是,马振华、于文彬、邢仁甫等共产党人邀请周砚波、吕墨翰等社会名流共商成立“双救”大事,推举周砚波为“双救”会长和政治委员长。

邢仁甫,曾在军阀马鸿逵属下当过少尉副官,共产党员。“七七事变”后来到冀鲁边工委。土匪出身的崔吉章和邢仁甫是把兄弟,带着一部分人枪要求参加抗日救国军。马振华、于文彬等权衡,邢仁甫有军事知识,又可以节制崔吉章的匪性,便推举让他当军事委员长。

就这样,马振华以民族利益至上,不居功争位,推周砚波、邢仁甫走上了前台。

大潮涌起鱼龙杂,泥沙俱下浪淘沙。

当时,参加抗日救国军的人员成分复杂。有的人想借抗日救国军扩充个人势力,有的人不听指挥,自行其是,有的人争权要官,不答应就拒不执行军事委员会的指示。马振华等人为抗日计,采取了团结、斗争、改造的方针。

1937年10月,崔吉章趁杜步舟正在乐陵东部发动组织民众抗日之机,从第六团拉走了两个大队。杜步舟非常气愤,找到马振华要求要回人马。马振华反对崔吉章的做法,对杜步舟说:“你的大队拉到了他那里,还都是在自己的部队。这时如果非要要回部队,因此闹了意见,弄不好会造成队伍分裂,对共同抗日不利,还是以大局为重,不要坚持要回了。 ”其间,崔吉章要求当司令。马振华着眼抗日大局,和邢仁甫、周砚波几次找他谈话,一不与他公开分裂,二不答应他的要求。

马振华力图改造崔吉章的队伍,他安排共产党员到该队伍任职。张白水回忆亲身经历说:“我到崔吉章属下第一团任政治主任,上任前马振华向我交待:‘团长郑松林这些人重感情,讲义气,如果他要和你拜把兄弟,可不能拒绝,要你参加三番子(指在帮会中的人),也可以参加。 ’马振华的目的是要保住这支队伍。我在团里发展了几名党员,崔吉章投敌拉走队伍的头天晚上,我把党员和十几个战士、十几条枪带回了游击队。 ”

红点黑点两笔账,策反攻心敌化友。

日本鬼子占据冀鲁边区后,拉拢汉奸为他们卖命。马振华清楚,这些当汉奸的人,有些人是被强迫,有些人是为了混饭吃。策反汉奸暗中帮助抗日,就会变为我们的“耳目”,削弱敌人的力量。

马振华组织边区抗日军政组织制定“红黑点条例”,对伪军开展攻心战。红点条例:“不逮捕抗日同志;营救抗日工作同志;能掩护抗日工作;能帮助抗日军情报与购买军用品;不残害抗日人民;应付拖延征粮征麦者。 ”黑点条例:“逮捕抗日同志;破坏我下属政民工作;侦查实报我军活动情况;破坏我后方抗日机关;残害抗日人民;积极帮助敌人征粮征麦者。 ”抗日干部战士上门做伪军家属的工作,叫家属把伪军约回家,拿“红黑点条例”给伪军看,讲形势,讲政策,指出路,教育他们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。同时,开展锄奸活动,对作恶多端的汉奸特务予以严惩,杀一儆百,震慑敌人。

攻心战给我方在敌人内部安了许多“耳目”。鬼子发动扫荡,有的伪军给八路军当内线,送情报,有的伪军偷把药品和子弹卖给我军。在许多据点、岗楼,八路军通过时一报名号,伪军赶快放下吊桥。八路军战士有时住在开明地主家里,有时住进了伪乡长家的后院。

黎明前的夜最黑。

1940年,抗日战争开始进入最艰难的阶段,日军对根据地实施了“囚笼政策”,在平原地区到处安据点,设岗楼,挖洪沟(封锁沟),把根据地切割成块。对根据地实行了惨无人道的“烧光、杀光、抢光”的三光政策。日伪军采取远程奔袭、铁壁合围、拉网扫荡、梳篦清剿等战术,企图把八路军抗日武装堵死、饿死、困死。

面对白色恐怖,边区抗日斗争能不能坚持下去?靠什么坚持?时任津南地委书记的马振华坚定地说:“边区的群众基础好,有革命斗争传统,地方党和部队也非常团结,坚持边区斗争准能行。只要大伙有决心,依靠党,依靠群众,坚持武装斗争,我们完全能在这里站住脚。 ”

夜,是属于游击健儿的。

马振华部署队伍化整为零,分散活动,保存实力,带领战士乘夜色进村发动群众,发展党员、团员,组建党支部、农会、青救会、妇救会、儿童团,建立抗日堡垒村、堡垒户,为部队筹粮筹款。指挥各地的县大队、武工队,组织民众乘夜色破铁路,扒公路,填洪沟,掐电线。袭击据点、岗楼骚扰敌人,打得敌人一到夜晚就龟缩在据点、岗楼里不敢出来。

1940年9月10日,马振华和宁津县委书记张维明等同志到宁(津)、乐(陵)边界一带敌区检查、部署工作。 12日来到柴胡店镇薛庄村,深夜被300多名日伪军包围。正在开会的马振华觉察敌情,迅即布置突围。拂晓,张维明和区财政助理荣义波突围倒在血泊中。马振华身边,警卫班长樊洪信和两名战士先后牺牲。马振华拿过樊洪信的手枪冲着敌人双枪齐发,子弹打光了,他又操起一把铁剪子。这时,敌人从他背后爬上墙头,朝他连开几枪,马振华手握铁剪慢慢倒下去,为抗日救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,英年35岁。

薛庄惨案,马振华、张维明等11名同志牺牲,区委书记李茂林和农救会主任陈丙森和一部分战士幸免于难。

鬲津河悲怆凝噎!英雄不死!

马振华等同志牺牲后,中共冀鲁边区党委作出特别决定,将宁津县改名振华县(新中国成立后恢复原名)。冀鲁边区人民怀念马振华烈士,学习和发扬他的革命精神,编写《歌颂马振华》歌曲传唱:“边区的革命舵手,边区的抗日元勋,边区的慈母啊!你为革命壮烈牺牲,丢下了这悲愤的一群。振华!你的革命精神,吓得敌人发抖;你的工作魄力,迫使敌人慌走。你最后,还想扼死一个鬼子,一枪啊!正打在你的胸口……”

□朱殿封

上一篇:高秀章:三次冲上上甘岭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1998 - 2016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德城新闻网 鄂icp备09007777号-1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