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设为首页 ] [ 加入收藏 ]
当前位置: 德城新闻网 > 历史回顾 >

一家人

日期:2020-02-28 15:20 来源:德城新闻网 作者:

 郭昌林

这是一个令人压抑的春节。一个叫“新冠肺炎”的恶魔如一张无边的巨网,盘踞在华夏大地,萦绕在人们心间,使人们谈“冠”色变,无可奈何地躲在家中度日如年。

时近中午,村北的柏油路上驶来一辆乳白色货车,由于路上行人稀少,车速很快,直到临近村口,才略微放慢了速度。

当汽车行至一个十字路口,车前“倏”地闪过一团灰白色的影子,司机本能地踩紧刹车,但还是慢了一步,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,是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“真倒霉,时间这么紧,又摊上这事儿,不知会浪费多少工夫。”一位个子瘦高、面戴口罩的年轻司机一边自言自语地抱怨,一边走下车察看,只见前方车轮下面,一条死狗脑浆迸裂,鲜血溅洒一地。

随即,从斜对面跑来三个壮汉,看样子是兄弟三人,跑在最前面的三十多岁,矮胖、圆脸、光头,后面的两位年纪略长一些。

“怎么开的车?没长眼睛吗?”看到葬身车轮下的爱犬,光头咆哮道。

“大哥,实在对不起,我急着赶路,不小心轧死了您的狗,您说多少钱,我赔您。”司机歉意地恳求。

“你知道不?这是我们前年花三千多元从北京买回来的纯种泰迪,我老婆对它比对我还亲,天天像照顾儿子一样侍候它,侍候了两年多,这是用钱能赔得了的吗?”“我也不是故意的,既然它已经死了,我所能做的,只有多赔点钱了。”说着,他掏遍了衣兜,数了数,抱歉地说:“不好意思,大哥,我身上只剩下一千多元钱了。您看这样行不?我留下电话和地址,明天再来给您补齐。”“骗谁呢?你走了,我们上哪儿找你去?大过年的,我也不讹你,五千元钱,一分也不能少,否则你别想走!”光头依然不依不饶。“大哥,我真有急事,求您了,我说到做到,明天一定给您送来。”司机继续苦苦哀求。“看你也是个实在人,也不难为你,我看这样吧。”光头身后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说道,“你先把车上的货留下,回去取钱,交钱之后就放你走,这样总算公平吧?”“不行!”听说要用货抵押,司机的声音立时提高了几十个分贝,他一字一顿近乎怒吼:“绝对不行!你们要多少钱,我可以给,但车上的货,谁也不能动一动!——那,是救灾急需物资!”

……

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,光头愣怔了好久。“救……救灾急需物资?真,真的吗?”他有些不敢相信。“老三,应该是真的,我看了,车上一箱箱全是医用口罩!”另一个中年人走过来说。“我叫高峰,是龙康医疗器材厂的,我们全厂职工加班几个昼夜,紧急生产出十万只口罩,派我去送到市慈善总会,捐给武汉灾区。看,这是我的工作证。”说着,司机掏出一张证件。“不用看了,我相信你!”光头一把推开司机的手,用手摸了摸锃亮的脑门,有些抱歉地说:“你怎么不早说?我不知道你是……真对不起,耽误你时间了,你快走吧!”“这些钱您先收着,等我送货回来再来给您补偿。”司机的脸色也缓和下来。“补什么补?不就是一条狗吗?狗命重要还是人命重要?!”光头恳切地说:“兄弟,在大灾面前,咱都是一家人!你们能为抗疫救灾捐款捐物,我们再为这点小事纠缠,我们还是人吗?你尽管放心走,救灾如救火,再提赔偿的事就见外了!”“这……”司机还有些犹豫。“哦,你等等。”说完,光头转身跑回家中,顺手拿了七八个热气腾腾的包子,装入一个方便袋内,又拎起一只烧鸡包好,跑到车前塞到司机手中,“兄弟,你也不容易,时间紧迫,就不留你吃饭了,这些留给你路上吃。”“不,不能这样……”司机一再推辞。“都是一家人,客气啥?!”兄弟三人齐心协力,拉开车门连推带搡把司机推到车里,“兄弟,快去快回,回来我请你!”“好,谢谢!谢谢大哥!后会有期!”司机眼含热泪,他一踩油门,汽车如箭离弦,向南急驰而去……

冬天已经过去,春天还会远吗?


上一篇:风雨中我们成长
下一篇:英雄归来!一场关于春暖花开的约定,谁也没有缺席

Copyright © 1998 - 2016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德城新闻网 鄂icp备09007777号-1 版权所有